古惑天空

關於部落格
KIN TK團 (扛霸子)
  • 7427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雙魚座女孩

 





放暑假了,有點不太敢相信,真的放暑假了。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明年就要畢業了對吧!該怎麼形容現在的心情呢?我呆呆地看著鏡子中自己的眼睛,如果說…男人眼角上的魚尾紋可以代表光陰似箭的話,那女人肚子上的妊娠紋就是白駒過隙了。
 
 
我仔細的瞧了瞧眼睛旁多了幾條有如劉德華般的魚尾紋,小小細細的,如果沒有仔細看還真得看不出來,難道這就是就是今年所留下的嗎?
 
今年雖然才過了一半,但的確發生了很多事,就好像在演電影一般,而我,就是影片裡的導演兼男主角,每次我寫好了劇本,但總是沒有照劇本演,劇情往往有出人意表、峰迴路轉的發展,也許我的劇本不該寫愛情才是,應該寫科幻比較適合。
 
因為愛情不是你愛我不愛,就是你不愛我愛,而劇情複雜的程度會和參與的人數成正比。
 
 
例如,彼此相愛的兩人,突然因為第三者介入而產生矛盾、衝突,最後在複雜的感情糾葛之下產生了結局。  
 
而科幻就不是如此了,往往不按排理出牌。
 
例如,男女主角在經過了重重的考驗後終於在一起了,而最後一幕,在寧靜的海邊男女主角許下山盟海誓,這時突然出現了一只飛碟帶走了女主角,男主角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外星人帶走自己心愛的人。這就是劇本中愛情與科幻之間的差別。
 
 
 
而今年發生的這個劇本,就從今年的寒假開始,一如往常,在一個陽光透進我房間地板的上午,我開了電腦,收了郵件,在滿是垃圾的信件裡,我看到了一封名叫植淚的信,信件的內容很短,只有一個MSN的帳號,隨即我加入了她。
 
我記得印象中的她是一頭長髮飄逸,難以親近的模樣,看著她的感覺,就好像在赤道附近看見冰山一樣,雖然在去年有和她談過幾句話,但依然沒有改變我對她的觀點。
 
 
 
 
但在MSN上的她,卻有很大的差別,我在信件裡收到了一張她長髮時的照片,昏暗的燈光下,只見得一雙憂鬱的雙眼和悲傷的神情,好似中了樂透頭彩後卻發現開獎號碼是上一期的一般。
 
 
我明白這種心情,想哭卻又哭不出來,淚在眼框裡打轉,卻又捨不得滑過臉頰。
 
她說她常常哭,但卻不知為什麼而哭,雖然看起來很快樂,但心裡卻常常有種被掏空的感覺,她說話有種特別的氣質,是一種讓人需要思考一下才能明白她所表達意思的氣質,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個性的女孩,很特別,讓我印象深刻。
 
沒錯,她身上散發著顯著的雙子座氣質,沒想到去年和她在同一個班上的我居然沒發現,老是覺得她是冰塊,原來…在冰塊裡藏著的是一玫晶瑩剔透的水晶。
 
 
雖然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會隱藏自己真正性格的人,但遇到了她以後,我才知道原來還有一個與我不相上下的人,而且離我這樣的近。
 
 
 
和她聊天的感覺很勁暴,就好像行走在嚴黃酷熱的沙漠中隨時會掉入靛藍清涼的水池,不知道她是不是有相同的感覺,這好像是一種默契,我說不上來的默契。
 
 
 
 
 
是緣份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上台中到她工作的地方見她一面,她說,她在NOVA右手邊的BENQ工作,我在裡裡外外繞了兩個小時,樓上樓下來來回回了四次,至始至終還是沒有看到她的身影,第一個在我心裡浮上疑惑是…我被騙了,只好失望的回家。
 
 
 
 
隔天,在線上遇到了她後,我才明白,原來她所說的右手邊是指NOVA的外面而非裡面,那天虛擬世界中的她也許會疑惑為何看不到我,而現實世界中的我也納悶為何找不到她,只因為…我們擦身了!如果說我真是一個相信緣份的人,那我早應明白為何我找不到她! 
 
 
 
寒假結束了,再次看到她時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就像手裡拿著一個蛋,我卻分不清楚那到底是皮蛋還是鹹蛋。
 
 
和她聊天很開心,我像是一個會寫文章但卻不會斷句的人,她總是會適時的幫我補上各種標點符號,所以我的文章就像行雲流水般一字字從靈感中浮現,成了一大串美麗的詩篇環繞在天際。
 
而我,只需欣賞它的美而不用去做任何能使它更美好的修飾,這是一種自然,一種存在於自然中的美。
 
 
在我的心裡慢慢的在儲蓄著這種奇妙的能量,終於,在我和她生日的前夕,我寫下了一篇短篇小說含羞草和一封給涵的情書,這是我要送她的生日禮物,只可惜禮物只送了一半,我開心的給了她小說,自己卻傷心的塵封了情書。
 
 
 
 
我很希望這種自然的感覺一直存在於我們之間,認識了我之後,如果能幫她分擔一點點被掏空的感覺,那我的存在就有了某種程度上的價值。
 
 
可是…我卻看過她一次生氣,兩次為難,三次窩心的模樣,這自然嗎?不!這不是我要的那種自然的感覺,就像我前面說的,劇本往往會有出人意表的發展。
 
那一天,我看著她眼框泛紅的模樣,我關心的問了她發生什麼事,原來是胖子老師指責她的不是。後來我和她一起上了四樓的研究室,她因為缺席的事而被胖子約談。

我則獨自一
人在外頭等待,來往經過的老師很多,我很有禮貌的對每一個經過的老師點了點頭,我就好像是站在百貨公司前的DOORMAN一樣,不知點了幾次後,她終於出來了,我問了她怎麼了,她很生氣地對我說:「不要跟我講話。」
 
 
 
第一次看到她這樣生氣,當時我的腦裡一片空白,居然連一句安慰的話也想不出來,只好跟著她很快的衝下樓。
 
 
看著她在教室裡生氣的敲打著桌子的模樣,我居然不敢接近她,我只好在教室外等她氣消才準備拿要考試的資料給她,沒想到一個轉眼,人不見了.
 
 
我在樓上找了好久,樓上樓下跑了好幾趟,還是沒看到人,我想她大概是回家了,我只好腳步蹣跚地走向停車廠,出大樓的那一刻,一個藍色衣服熟悉的影子出現在我眼前,原來她還沒走,看著她好似情緒還不太穩定的樣子,我還是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所以只好陪了她走了一小段路。
 
 
 
 
果然是很典型的雙魚座的特質,我在生氣的時候也是這樣,什麼人都不想說話,電話也不想接,一個人生悶氣。我想她回家後一定還是會很抓狂吧,怎麼辦呢?想來想去,我傳了個簡訊給她,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做的吧!希望她看了我的簡訊後心情能好點,這樣才不會讀不下書,後來我發現,原來讀不下書的不只是她。
 
簡訊一 
THOMAS是大肥豬,吃署片會噎到,出門會採到大便,走在路上會被狗撞到。幫妳罵過了,如果還生氣,明天我們去刮他的車。 
 
 
 
簡訊二 
妳生氣的樣子很可怕,笑一個,這才是我認識的涵。別讓今天的心情影響明天的考試,乖!明天買糖請妳吃。
 
這是我傳的簡訊,現在看感覺好像很幼稚,真不明白當時為何我會有這種的情緒傳這兩通簡訊,難道說…我喜歡上了她了嗎?
 
 
我一直在懷疑著自己,一直在問自己,怎麼可能?要喜歡去年就會喜歡了,為何會等到現在?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想了很久,我才明白,原來,我喜歡上的,是一個能讓我產生創作共鳴與靈感悸動的人,這似乎很難以理解,但它…就是發生了。
 
 
 
我曾看過她兩次為難的模樣,第一次是在教室外的椅子上,我和她面對面敵對的坐著,我帶著懷疑的心情質問著她我手機裡的簡訊,當我看見她為難的眼神時,我便明白了,明白了這一切只是我的推測,其實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複雜對吧,我不該懷疑她才是。
 
朋友最基本的條件是建立在信任上,如果沒有了信任,我相信這種友情是非常脆弱的。


幸好我經過幾天仔細的思考後才冷靜的好好找她談,不然,在魯莽下的我恐怕會失去了這一
份得來不易的友誼。
 
當我第二次看到她為難的模樣時,那是在畢聯會上,她最要好的朋友好似和我有血海深仇一般的瞪著我,當時我一直在想,是不是那裡得罪了她的朋友,還是我真得長得有那麼令人討厭嗎?我問了三次到底那我做錯了什麼?
 
 
她的朋友就是答不出來,只擺了個晚娘的臉給我看,讓我連道歉的機會都沒有。
 
老實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遇到這種狀況,記得第一次是在國小時,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粉可愛的女生,上自然課時老師給了我們一人一隻蠶寶寶,交代我們要好好的照顧,直到牠們變成蝴蝶。
 
 
她總是很細心的照顧著蠶寶寶,給牠吃世界上最好的桑葉,就像媽媽照顧自己的小孩一般,有時還會陪牠玩,說故事給牠聽,蠶寶寶就在她愛的教育下慢慢長大,直到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
 
當時我正在坐位上把玩著我剛買的水果牌橡皮擦,它從我的左手飛到右手,又從我的右手飛到左手,一個不小心,它飛離了我的雙手,剎時間,天空烏雲密佈,悶雷不斷,只聽「嗾」一聲,接著坐我旁邊的女生如孟江女般的哭聲綿密地往我轟來,當時全班一百多隻眼睛就聚集在我身上,連在臺上的老師也發出了慘也似的怪叫聲,我的腦筋一片空白,在凶案現場的桌上只見得水果牌橡皮擦壓著小白,昏沉沉的天空終於下起來毛毛細雨,彷佛在訴說著天人永隔的悲痛。
 
 
 
 
從那次不幸的事件發生後,那女生再也沒有和我說過話,偶而眼神相覷,她的瞳孔中燒著熊熊的烈火,好像在對我說:「把小白還給我…把小白還給我!」,後來,我買了個瓶飛龍牌「立可白」給她,希望這樣能減輕她心裏的憂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件事也在我心裏又煎又煮了粉多年,直到今天我把它說了出來,但往事還是歷歷在目,我只希望小白在天之靈能夠安息! 
 
 
 
 
事隔多年以後,我又看到了這種燒著熊熊烈火的瞳孔,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不小心踩死了她朋友的小強。
 
 
看著她那種為難的模樣,我心裏實在有種難以言喻的失落,我想這之中一定有誤會,雖然她的朋友讓我很難堪,但再怎麼樣也比不上夾在中間的她,所以…我選擇了默默的離開,
 
我相信,這樣對她是比較好的方式,只因為,我不喜歡看到她為難的眼睛。
 
 
 
你知道幸福是長什麼樣的嗎?我知道,因為我曾經看過,所以我寫下了它的定義。


當一個人對他牽掛的對象表達關懷而能讓對方感到開心時,我想這就是幸福!

在這樣資訊發達、
知識爆炸的時代裏,人與人之間的關心似乎變得遠遠不如農耕社會,曾幾何時,我問過許多人,寫信是不是一件美好的事,只可惜他們給我的答案總是認為提筆寫信是件愚蠢的事,因為…信件沒有電話來的有時效性,有事打電話就好,何必要浪費時間買信紙寫信。
 
 
 
當時的我雖然也有點認同這樣的觀點,但每次看到朋友在寫信時那種好像吃到酸酸水蜜桃的表情,我便覺得好生羡慕,只可惜我字跡太過藝術,文筆不夠內涵,所以一直遲遲未有
 
下筆的興趣,總覺得寫文章是件痛苦的事,尤其是寫好後自己看著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時,那叫人痛苦的,不是我的心而是我的眼睛。
 
 
 
表達人的感情有很多種方式,而文字是最緩慢的一種,如果只看到寥寥數字便能令人感動非常,那我相信作者一定是位用字高手。


就如同笑傲江湖裏的獨孤九劍一樣,招式再怎麼
千變萬化,還不如用一招令人看不出它是什麼招的劍招,因為不知是什麼招,所以便無法接招,這就是劍術的最高境界,以無招勝有招。 
 
那種感覺就好像飄浮在海上的人的用著身上最後的潛意識不斷的浮出海面用力的呼吸著,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並非不呼吸,只是忘記了我正在呼吸而已,就如同在夢境中之的我
 
醒著,但只是我忘了我睡著而已。
 
 
「人生如夢亦如幻,緣起緣滅還自在。」這句話就是我所要表達的。
 
 
 
所以,當我看著她用心的呼吸時,我能體會那種忘不掉呼吸的感覺。聽說紅憶仁對治療這種慢性的症狀很有用,所以我拿了幾包我們這兒農會名產的紅憶仁隨身包給她回去吃吃看,也許能改善這種症狀。
 
當她接過隨身包的那一剎那,我第二次看見她窩心的眼睛,我也很開心,而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我只希望她一個人在外面工作,能夠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活的健健康康的,不要讓別人為她擔心才是。
 
 
 
 
 
期末考前一個禮拜,在電腦課上,我看見她來了,穿著一身黃地坐我對面的桌子,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我想和她打個招呼,但我的腳總是不聽我的使喚,我還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不時的看著電腦上的小時鐘任憑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但心裡始終下不定決定,只因為…我害怕她不再和我說話,只因為…我害怕她不再接受我這個朋友,只因為…我害怕我的出現總是會造成她的為難,只因為…我是這麼的在乎她,在這麼多年以後的我。  
 
 
 
 
很多年前,我也曾很在乎過一個女孩,但這其中的差別是,一個我不常見面,一個我卻能常常看到她。不常見面的女孩,我能常常的打電話給她,告訴她很多很多的故事。


常見面
的女孩,我卻一通電話也不能打,即使我很想聽到她說話的聲音。兩個不同的女孩,兩種不同的心境。
 
 
 
下課前五分鐘,我終於下了決定,我在紙上寫下了幾句話。不管發生了什麼誤會,我依然相信她,只希望她也能像我相信她一般的相信我,因為…我不想失去她這麼一個朋友。

我走到她旁邊,我看到她的眼神時,我似乎明白了,明白了事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複雜。
 
 
我拿了考題給她,而那段話我就寫在背面,我說了:「那天的事,我沒有放在心上!」,其實那天的事,真正放在我心上的,不是她朋友對我的指責,而是我令她的為難。
 
 
 
 
這是我第三次看見她窩心的眼睛,她開玩笑的對我說,她要告我,這讓我思考了幾秒鐘她所要表達的言外之意,原來是我偷用了他的EMAIL ID,我侵犯了她的智慧財產權,呵!呵
 
!呵!FINEDINNER!我祝福她每天都能有FINEDINNER。
 
 
 
看著她的模樣,我終於了解,曾經有個也是雙魚座的女生對我說,有時契合的朋友之間,不用說太多話就能明白,不用解釋太多就能了解。

當時的我聽的一頭霧水,現在的我終於
體會到一點點了!呵!
 
 
 
呼,寫到這兒,應該要畫下一句完美的句點了,雖然還是有很多很多的話要說,很多很多的字想寫,我想,有機會,容我後述吧!


在這個暑假開始前,我寫下第一篇的文章,願妳
整個暑假都能有和我一樣的心情,寫文章和讀文章一樣美好的心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